個展:遇見100%的我自己  Run Into My-cell(2021)

個展:遇見100%的我自己 Run Into My-cell(2021)

遇見100%的我自己,南北畫廊,國立臺北藝術大學,臺北,臺灣

2021

2021/11/28-12/03
即時互動投影裝置、三頻道錄像

展場全貌

這檔展覽,或說這一整組裝置作品,以下列幾種關係:人—我關係、機—我關係、客體「我」(me)—主體「我」(I)關係,這幾種關係趨於同質化、彼此模糊的狀態為主軸,以一台手機作為展覽的序章,也作為自我異化敘事的起點。欲望以手指作為連接點,觸碰手、嘴、陰莖、手機、他人、情人,那些被我投射了我的欲望的東西。 展覽入口後的手機螢幕內播放著私密而尖銳的影像,透過文字、影像與耳機內的音樂,描述著與他者互動時的出神/出戲狀態,揣摩當代人長期處於多重時間性之中分裂的精神、情感與慾望狀態,夾雜著不堪與潛意識中的暴力。

My-cell,03'39

在作為核心的投影互動裝置中,觀者的影子與影像形成了一不共時的投影平面,影子成為即時影像,而自我的影像/鏡像卻是延遲的。在兩個投影頻道中間,藉由投影光角度不同所造成的消弭效果,試著提供面對當代介面時自我異化與消融的邊界經驗,觀者將看見自己一半的影子,與一半的影像融為一體,影子與影像合而為一而成為一個嶄新的人,與觀者自己的身體面對面佇立著。

遇見100%的我自己,即時投影互動裝置

而在展場末端的兩台電視,與手機內的影像一樣重複播放著,彼此之間為不共時的封閉迴路,卻又彼此相關聯:手機內的影像映照著凝視手機的臉、一明一滅,以及手機作爲一個文本,被不帶感情和戲劇性的聲音唸出,像被脫去了音樂的MV影像,乾燥、荒涼卻仍照著原始文本的節奏動著。這支演出、朗讀的獨白影像,一樣使用了現場的影子—影像裝置,雖說是獨白,卻成為不同分身之間的對話:我、我的影像、我的影子、和我的手機,或許,還有手機另一端的他?


只有介面之後才有遇到他者的可能;或者其實,介面之後,也全是自己。


我的生活是100%的荒涼、100%的我。

Me,03'39
Me&My-cell,03'39

佈展協力 蔣雅媛
展場靜態紀錄 朱淇宏
展場動態紀錄 高來河

林沛瑤 作品

Comments